笑白

哈哈哈哈预告里大张哥的嘟嘴太深入人心了和高冷人设反差太大了我就不禁想起了越来越狼的奶狗儿

他连吴老板的脸都敢捏了这样下去还得了?!直接上啊汪汪汪!!

我光打簇邪tag应该不会被撕了吧
瓶粉们信我没有恶意的

啊啊啊啊

漆雕凌:

这么多年过去了,秦昊老师一如既往的爱撩小狼狗……

官方簇邪mv

啊啊啊求大家品一品这个官方的mv
哇简直剪出了簇→邪→瓶的狗血感
我看的还超带感。
http://m.v.qq.com/play/play.html?coverid=luowbestmtmaewv&vid=c0027512dgj&ptag=2_6.2.2.17134_copy

簇邪,一点点社情幻想

本文纯属一时鸡血,爽完就走,非常抱歉看官们没有后续
那只鸡是最近那张名gif,吴磊坐车里盯着秦昊,眼神有戏


-
这老男人的侧脸真好看。
黎簇从吴邪摘下墨镜起就没移开过眼。

他本来歪着脑袋恹恹的侧靠在车座上,百无聊着,看一会黄沙发一会儿呆,可自打吴邪摘了墨镜,他整个人就好像块磁石一样,叫黎簇不由自主的就把目光锁在男人的侧脸上。

盯得眼睛都干了,才暗暗咽了口唾沫,有些心虚的别过眼,但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一回来又动不了了。黎簇觉得自己快痴了。

吴邪的睫毛很长,长到在侧脸的剪影里能戳出一个尖,此时正因看油表而低垂着,便把那弧度也体现的撩人。他的嘴唇应该是很软的,揉一揉捏一捏,甚至亲一亲,都应令人相当舒服,虽然总说些让黎簇心惊肉跳或暗骂神经的话,但一定是很软的,黎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笃定。他的皮肤是小麦色,但听王盟的意思吴老板以前好像比这白多了,其实从他的颈子也能看出来一点,那曲线比女人还女人的脖颈是相当白净的。

黎簇又咽了口唾沫,不知为何有点心虚。

突然,男人转头看他,黎簇的光明正大的窥视便被逮了个正着:“怎么,我帅的让你移不开眼了?”男人呛他一句,勾起一边嘴角嗤笑了下,觉得小孩好玩似的,不理会黎簇的白眼和辩解,带着笑意看回路,又只留给他一张侧脸。

黎簇恼了,扭头不看他,却在后视镜里和后座的王盟对上眼,王盟冲他抬抬下巴,带着揶揄的笑说:“没事儿,男孩英雄梦的对象选了我们老板,稳赚不赔,不必遮遮掩掩。”

黎簇甩回他一句超大声的、有些欲盖弥彰的“才不是!!有谁会选大反派啊!”,然而只换回了两个成熟男人的阵阵笑声。

黎簇有些气结的再次盯回吴邪的侧脸——他好想把手掌放在男人的咽喉上,感受他笑时候的震动、还有,他不那么根正苗红的想,哭时候的哽咽。

这想法激的他浑身一哆嗦,哭泣这种神态和吴邪这个变态好像风马牛不相及,但所谓极端的元素总能碰撞出火花,稚气未脱的少年便被这种想法刺激的当头一棒。

黎簇大力拍了拍车窗:“停车!我要撒尿!现在就要尿!”吴邪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一路上都还算安分,现在却像个闻见了肉味儿的狼狗,不仅吠叫吵闹,压不住了还要一蹦三尺高。

“夹着,到了再尿。”
再怎么野这套绳也在自己手里,吴邪不睬他,正眼看路,想了想娃儿还小,说不定是紧张的了,便又贴心加了一句:“快到了。”

黎簇憋红了一张脸也没人理他,只能把宽大的冲锋衣再往下拽,在裆部叠起厚厚一堆:

妈的,光看个侧脸看硬了。
这叫我怎么说。

如果端木早上起来发现被窝有个幼警花

盘点一下插在身上的刀子以及还未插过来的刀子

首先从整体上来看

1.怜怜两次被贬已经交代清楚了,一次为拯救苍生,第二次还是坚守本心,带有赎罪意味的自贬

2.风情的离开和怜怜父母的离去

3.芳心和若邪的来历……我们也痛不欲生的知晓了

4.以及斗笠这把温柔刀

怜怜被打磨雕琢的过程,已经差不多了

然而

我们还不知道

1.花花的魂魄怎么办

2.花花为什么要挖眼进铜炉

3.怜怜当国师的经历,以及最后被钉死在棺材里的过程(这一段怜怜心态一定是平和的,就跟他做半月将军一样   不过这时的花花应该还是以一种无能为力的姿态存在的)

4.花花为什么出了铜炉成了鬼王干了那么多大事, 却找不到怜怜,非得要通过黑水监视器知道怜怜飞升才跑去与君山找他

------
前路未卜……

我天,漫画里的叔艾简直帅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也好心疼……
但是这样除了小天使利艾也可以有一些别的口味了呢嘿嘿嘿

花城,下一个蓝二哥哥!